成人破解版网站下载。

“我们也跟上去。走!”秋水伊人低声说道,暗暗给身边几个亲信打了个眼色。

秋水族和钟家队伍正要动身,却又有几名弟子寒毒发作咕咚栽倒在地,周围众人看着他们的惨样,愈发地心惊胆寒不能自已。

钟瑶华冷着一张脸道,“我们走。”

“那这些人,难难道就,不不管了嘛?”钟瑶华身旁一名小药师,磕磕巴巴地说了一句,换来钟瑶华凌厉的一眼瞪视。

“你要是想管你就留下来管!”钟瑶华没好气地刺了一句,“你是不是想留下?想留下就自己留,不必征询别人意见!”

“不过我就提醒你一句,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!也不是人人都有那个资格那个能力当!”

在寒毒面前束手无策,众人都认为她制剂不精,这让钟瑶华心情正很不爽,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,这会儿小药师也是撞了她的火药口,惹来她一顿痛批外加白眼相加。

小药师不敢违逆她,只得默默地闭上了嘴巴,回头望了一眼,那几名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弟子,表情都扭曲了,想来也是熬不了多久,他只是个小药剂师,也帮不上任何忙,只得跟上了大队。

这头钟家一群和秋水族人,耷拉着个脑袋,垂头丧气、队伍拖拖拉拉地跟了上去。

前头云扬带着云族等人快步走在冰层上,也没去管那些鬼鬼祟祟尾随在他们身后的钟家族人。

逆天心有疑惑,却也不曾多问,只跟随在云扬身后,随着他走了一段路。

四周冰雪雕凿的动植物,栩栩如生的闪烁着道道白光,眼前尽是白茫茫的一片,似乎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的样子。

夏天遮阳少女纯美可人

越向前行,逆天面上的表情则越发疑惑。

她怎么莫名觉得,这地方有些熟悉呢?似乎曾经在哪儿见过似的。

这一片片浮凸有致的冰雕,她越看越有些眼熟,不知不觉竟停下了脚步,蹙眉一人立在那儿思索。

直到大队也跟着她停了下来,秦绯云折转身来到他身边,不解地问道,“天儿,你在想什么。”

逆天蓦地回过神来,脱口说道,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
“你想?想起什么了?”众人纷纷问道,表情一个接着一个紧张起来。

尤其是玛德,立马凑近她身旁,一脸“大事不妙”的表情,紧张地问道,“姐,这地方是、是不是又有什么危险?你别说半句藏半句的了,赶紧告诉我们吧。”

逆天摇了摇头。她是想起来,之前以时间回溯探视云深小时候时,曾经到过这地方。

那时候,年幼的云深,曾经在这片冰层上跌跌爬爬地翻滚,最后,让他找到了先祖云翼的冰棺,莫非外公看到的就是……

逆天急忙提速往前奔,众人见她也不说话,就一个劲地往前跑,便急急忙忙群体跟了上去。

云扬反应最快,一下便掠到逆天身边,惊诧地问道,“乖孙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外公,你是不是在前边瞧见了先祖云翼的肉身被封印在一处冰棺内了?”

云扬顿时吃了一惊,看向逆天道,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“这先不说。”逆天这时也没心思再跟自己的外公细细解释,她为何会知道此事,只是语速加快道,“外公,我们赶紧过去吧。”

云扬从她凝重的表情中看出事关重大,忙点点头道,“好。”

一群人奔了数千米之距,果然看到前方不少巨大的冰凿成厚厚的冰块,一块块垒砌在四周围成一圈,居中竖着一个雪白浮光的五层冰塔。

冰塔后头,连着数十层阶梯,冰梯之下便是一片宽大的圆形平台。

逆天一眼便认了出来,这片平台,正是当初云深摸爬打滚搜寻到云翼先祖之地。

“爹,你们暂时拦着那些无关紧要的人,别让他们过来给我添乱。外公,我们两个过去看看!”逆天一手向前一指,云扬连忙点了点头,身形一掠间,便跟着逆天一同奔向那片冰层铺就的平台。

俩人快速离开后,秋水千等人的大部队便到了冰塔前方,全数被秦绯云、九阴带着秦云两族弟子给拦了下来。

东方瑶瑶伸手指着冰塔后方叫道,“秦逆天和她外公跑到塔后面去了!那里肯定有什么宝贝,他们先去捡了!”

“宝贝有这么好拣嘛?”

“有病!这里处处是危机。我们大小姐是过去探路的!”云族弟子不耐烦地七嘴八舌道。

“藤萝,你过来!”钟家长老钟诚虎着一张老脸,怒哼一声道,“你到底是钟家弟子还是云族的?怎么一天到晚就跟着云族混在一起?”

藤萝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一缩,躲到了秦绝身后,探了颗脑袋出来,冲着钟长老可笑地叫道,“长老!我发现跟着你们混没啥出路!我这是良禽择木而栖吧。”

钟诚的脸一下子便黑了,瞪着藤萝怒声训斥道,“你给我过来!你是不是想要判出钟家?别忘了你可是家主的弟子!背叛我们钟家,后果如何,你自己心里晓得!”

“我不!”藤萝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。

钟诚恼羞成怒地待要再出口训斥,忽觉一道危险袭来,明晃晃的光元素瞬间击落在他脚下,唬得他触电般的一个激起蹦跳,脚下的冰层被光元素一撞,当即迸出不少零星碎裂的冰渣,向四方溅射而去。

“你!”钟诚怒而仰头,迎上秦绝一双冷漠的双瞳,成人破解版网站下载。没来由地心里一缩。

“滚开,三米之内,杀。”秦绝冷冷地迸出一句话,话音甫落,当即有人不淡定地向后退缩了过去。

“你……”东方瑶瑶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便被钟瑶华使劲拉扯了一下,顺势被扯到母亲身边。

“不想死的就别多说。”钟瑶华冷着一张脸瞟了她一眼。以前还能用琨方锁住这男人,然而现在她早已发现,恐怕琨方都锁不住他了。

眼前的这个男人周身散发着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,当真威压凝重,让人不得不向后退步,不敢多言。

另一头,逆天与云扬一路飞奔下冰阶,一步步来到那片圆形平台上,顿下了身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