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黄色视频免费在线观看

颁布律法的时候,叶蓁不顾朝中臣子的反对,坚持新的律法推广,回到后宫,她还是有些担心,墨容湛便带着她微服出巡了,在路边找了个茶摊坐着,周围都是议论新律法的声音。

听着那些男人叽叽歪歪反对也就算了,新律法跟他们的利益有抵触,他们反对是正常的,可这些女子是怎么回事?

叶蓁越听越气,对这些女子简直无话可说了,她的新律法明明就是在保护她们,她们不领情就算了,居然还跟那些男人一样,埋怨不能纳妾,她们就不怕丈夫宠爱更年轻美貌的小妾,将糟糠之妻抛之脑后吗?

“你跟她们计较这个没有用的,她们见识少,只觉得让丈夫纳妾才能显示她们的贤惠,以为即便丈夫纳妾还是要尊重她们,所以她们才对这个律法有意见。”墨容湛笑着说,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,其实就算这个律法出来了,男人想要在外面偷腥养外室,一样是阻止不了,只会比以前更加偷偷摸摸而已。

不过,如今还有阿沂那件事,他是一句都不能提到外室的。

叶蓁冷哼了一声,“不与傻瓜论长短吗?”

“你在颁布律法之前就想到这个局面了,如今只要你坚定立场,这些人议论几天就过去了。”墨容湛安抚着她,想要给她倒一杯茶压住怒火,却发现这茶苦涩难以入口,以她的挑剔,肯定是不会喝的,他给她倒了一杯白水。

“这些人以后会知道新律法的好处。”叶蓁喝了一口水,只好这样安慰自己。

墨容湛笑着点头,“你能这样想是最好了。”

叶蓁有些燥地放下茶杯,“我们还是走吧,我已经让人去准备去锦国的事宜,还有些事要交代给刘占湖他们。”

“好。”墨容湛含笑看了她一眼,虽然在元国同样天天能够看到她,但是她到底是天妃,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,他们相处的时间相对而言就变少了。

到了锦国,她就是他的皇后,不会再有水一琛这样的人天天进宫求见了。

A Chit Myar Swar Yu梦中的花海

想到水一琛,墨容湛的眼神冷了几分。

他知道夭夭招人喜欢,一开始是被她的外貌吸引,但是真正动心是因为她的人,包括她的狡黠聪慧,她的善良坚强,水一琛会喜欢夭夭,他觉得很正常,不过,如果他不懂掩藏心思,做出太自私自利的事情,那就不可容忍了。

“……大哥说有人将南越那两个女子接走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阿沂想明白了,要是他做错什么事,回去我一定饶不了他。”叶蓁又说起了墨容沂。

“什么?”墨容湛心不在焉,没听到叶蓁前面在说什么。

叶蓁瞪了他一眼,“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你肯定觉得阿沂在南越要两个女子伺候没什么,赵宁要是知道了,肯定伤心死了。”

墨容湛摸了摸鼻尖,“朕没有这么想。”

“那个混小子!”叶蓁才不相信墨容湛的话,不过,他会这么想也是正常的,他也是男人,只是他爱上的人是她,所以舍不得做些会让她伤心的事而已。

“等回了京都,你怎么教训他都好,朕不会多说一句的。”墨容湛说道,毫不客气地将他弟弟交给叶蓁。

叶蓁瞥了他一眼,“我不在的三年,你真的……没要过别人?”

墨容湛轻笑,有些咬牙切齿地问,“你是嫌朕还不够努力?证明不到这三年的守身如玉?”

“我就是说说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叶蓁立刻笑眯眯地说,“对了,明熙和明玉是不是又去庄子里了?”

早上就听说那两个小家伙还念着要去庄子里玩,他们两个舅舅都已经启程回锦国了,便一个劲儿地去缠着闫寒,这会儿应该还在庄子里撒欢地玩儿吧。

墨容湛说,“朕让沈异他们都跟着去了,天黑之前会回来的。”

叶蓁已经将刚刚在皇榜旁边的议论纷纷抛之脑后了,看到前面有人在卖水晶包子,她眼睛亮晶晶地说,“那家的水晶包子可好吃了,以前住在这里的时候,爹爹都会让人去买给我……”

“那就去买。”墨容湛无奈地笑着,觉得这个丫头即使已经为人母,但是性子跟以前还没怎么变化。

不,好像只是在他面前没有变化,依旧是那个喜欢跟他撒娇的小姑娘。

“那不是水一琛吗?”叶蓁惊讶地看着在那里买水晶包子的男子,刚刚就觉得背影很熟悉了,走近一看果然是水一琛。

墨容湛不留痕迹地皱眉,有些不太想见到水一琛。

大概是听到叶蓁的声音,水一琛转头向他们看了过来,看到易容成小丫环的叶蓁时,他眼中闪过一抹诧异,又看到墨容湛冷冷地站在那里,他嘴角淡淡地上扬,又买了一份水晶包子,朝着叶蓁走了过来。

“怎么会在这里?”水一琛没有拆穿叶蓁的身份,既然她是易容出来的,他自然就不必给她行君臣之礼。

叶蓁笑了一下,“出来视察民情。”

水一琛嘴角的笑意加深,将手中的一袋包子递给她,“苗苗跟我闹别扭,我来买包子给她吃。”

“你又把苗苗气着了?”叶蓁挑眉,觉得水苗苗会闹别扭,肯定是跟水一琛有关的,他该不会又在刁难赵天霁了吧?

“我所做的都是为了她好。”水一琛抿了抿唇,他难道还会希望自己的妹妹不好吗?

叶蓁笑着摇头,“肯定是你又刁难赵天霁了。”

“……”水一琛看了她一眼,“你真是了解我。”

墨容湛听到他这话,眼神又冷了几分。

“包子冷了就不好吃,你快拿去给苗苗吧。”叶蓁笑道。

“北堂钰来找过我。”水一琛压低声音,“只怕也见过朝中其他人,这个人,要盯着些。”

叶蓁眸色微冷,“他找你说什么了?”

“我没见他,但别人可能就难说了。”水一琛淡淡地道,“本来我想让人盯着,发现有闫寒的人,就没再派人去了,免得被北堂钰发现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叶蓁轻轻点头。成人黄色视频免费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