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付费看污软件片下载

眼看着战行川一说起战励旸和王静姝之后.马上面露不悦.估计也是不可能对自己动什么心思了.虞幼薇只好弯腰.转身去床

上把床单扯下來.飞快地围在自己的身上.起码不再赤

体了.

她心头恨恨.本來谋划好了的计划就此搁浅.沒有任何的实质进展.说不定还会令他觉得自己不像是过去那么单纯了.虞幼薇就更加郁闷了.转而把那股怒火全都转移到了刁冉冉的身上.

这该死的女人.早点儿死掉就好了.最好是生产的时候.大出

血死掉.连大人带小孩儿一起去见阎王爷.那就最好了.

虞幼薇恶毒地想着.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那一天快一点儿來临了.

不过.她又转念一想.不行.死了就一了百了了.这和自己原本设定好的计划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呢.自己还是再忍忍吧.就让她生下來.母子生离.也是世间最大的悲痛之一了.

“战太太自己搬出去了.哎.这怎么能行呢.老伴老伴.老來是伴.不管年轻的时候如何.吵吵闹闹也半辈子了.如今这情况……她就这么一走了之……那你可怎么办呢.”

虞幼薇故意绞紧了眉头.红着眼眶.忧声问道.

她知道战行川的性格.她越是这么说.他就会越生气.生王静姝的气.更生战励旸的气.总之.身为儿子.他是不会让他们这两个不称职的父母能够舒舒服服地过日子.

果然.听她这么一说.战行川的脸色更加难看了.简直笼罩着一层黑雾.心头的怒火似乎随时都能彻底爆发.

虞幼薇心底偷笑.然而脸上却更添忧愁似的.伸手抚了抚他的胸口.小声念叨着不生气.不生气.

战行川伸出手.轻轻地按住了她的手.长出了几口气.也在调节着自己的情绪.

他承认.一年一年自己的年纪也增长了.就算平时再注意保养.自然的衰老还是不可抗拒的.当年二十岁.和朋友们出去通宵喝酒.回到家随便睡三两个小时.洗个澡就能继续去公司上班.而现在.别说通宵.就是晚上应酬.不得已喝了几杯.回到家睡一宿.第二天早上起來还是会头痛.一上午都精力不济的感觉.

路边的绝美少女让人留恋

最近这几天.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太闹腾的缘故.他的太阳穴总是突突地疼.心里也烦得要死.

原本.战行川想着.自己也忙了好几年.刁冉冉又怀

孕了.他想趁着这个机会.带她去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几个月.哪怕一个月也好.偏偏.在这个节骨眼上.战励旸又被查出來癌症.回到中海.简直是世事难料.想想看.生活真是一个恶魔啊.它总是不给人一点点的喘息的机会.过了一道坎.又是一道坎.

“对了.行川.这话我可能不应该说.但是.我担心你的心善被人利用了.战先生患了这么大的病.按理來说.在澳洲那边检查完.回国之后也要去再看看的.我看新闻说.好多医生医术不精.明明是小病小灾.却非要说是癌症呢.以防万一.你还是带他再去我们本地的大医院重新做个检查吧.如果真的是误诊.那岂不是虚惊一场.老天保佑了.”

虞幼薇把头靠在战行川的胸口.拉着他一起.在卧室的床沿上坐下來.她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.柔声说道.其实却是在故意使坏.

他周身一凛.似乎也觉得她的话有道理.

“唔……是这么一回事儿……还是应该再去做个检查……不过.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.他不要接受治疗……”

战行川不禁回想起战励旸说过的话.说这些的时候.他的神态是郑重其事的.不存在赌气的成分.应该是真的不想在人生的最后几个月里还要接受频繁的化疗.觉得那样离开人世太痛苦了.

既然如此.他也就尊重他的决定.不强迫他一定要去住院.化疗.

不过.虞幼薇想的却是.战励旸的病來得太突然了.会不会是他和王静姝联手在撒谎.以此作为重返中海的一条桥梁.

毕竟.过了几个月.他不死.战行川也未必真的做得出來再把他们赶走的事情.

正所谓请神容易.送神难..亲爹被外国的医院“误诊”为癌症.以为自己时日无多.想着叶落归根.回到家中.一年半载之后.做儿子的要是再把并沒有“如期死亡”的老人赶走.就实在是太沒有天理了.

“你说得沒错.我明天就联系医院和医生.重新给他做个体检.”

战行川思考片刻.立即做出了决定.

虞幼薇这才抿着嘴唇.浅笑着点点头.口中安慰道:“别太担心了.但愿是个好结果.他们毕竟还是疼爱你的……”

“疼爱”两个字狠狠地戳中了战行川的心.他刚刚平静下來的面容立即再一次浮上怒容.

“哼.他们还不配.我真怀疑.是不是这辈子就是和他们两个犯冲.他们才回來.就说什么家里闹鬼.还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神棍來家里做法.搞得乌烟瘴气.”

战行川愤愤地说道.他原本不想提起这件事.哪知道一生气.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说出來了.

虞幼薇十分吃惊.闹鬼..战家大宅闹鬼..

不过.她转念一想.心头立即滑过一丝冷笑:是啊.龌龊事做多了.宅子里可不是一定会有怨气.这一家人都该有报应才对.现在还不迟.果然老话说得对.天道好轮回.苍天饶过谁.

也许.是时候让这群人为自己做过的恶來付出代价了……

“别吓我.我胆子小……怎么会有那种事呢.会不会是误会而已……”

虞幼薇假装露出惊恐的表情.用手捂着嘴.小声说道.

“本來就是无稽之谈.胡说八道.我看那个神棍也是个不学无术的.说哪里有问題我都相信.非说家里楼上的那间琴室有不干净的东西.那里平时根本沒人去.自从你走了之后.连我都沒有去过.更何况别人……”

战行川忍不住唾骂道.本想再说几句.可他忽然想起來自己如果说起了过去的事情.可能会牵动虞幼薇内心的不快.让她不由自主地再回想起以前的事情.所以.他立刻闭嘴了.

尽管如此.她的脸色还是一下子变了.

虞幼薇在听见他提到琴室的时候.整个人立即产生了一种晕眩的感觉.她放在身侧的那只手.不着痕迹地捏紧了身下的床单.

她的表情落在了战行川的眼底.他顿时意识到自己还是令她想起了住在战家的那段时间的经历.而这经历并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.他以前都是尽量避而不谈的.刚刚却是无意间犯规了.

“抱歉.不说那些了.”

他马上道歉.

她立即摇了摇头.勉强笑了一下:“沒事.我只是听你那么一说.有点儿害怕罢了.然后呢.最后怎么样了.那个人有沒有告诉你们.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儿啊.”

虞幼薇歪着头.满脸好奇地问道.

战行川摸了摸她的脸.柔声道:“都是骗人的.你身体不好.这种事情听多了.晚上要做噩梦的.不说了.”

她顺势抱住他的手臂.摇了几下.接口道:“你要是真的怕我晚上睡不踏实.那你就搬过來和我一起睡.不就不会担心我做噩梦了.有你抱着我.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來找我呢.”

说话间.虞幼薇微微眨着眼.眼波流动.极是妩媚.

战行川有点儿看愣了.他觉得今天的虞幼薇似乎哪里不对劲儿.可又说不上來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儿.

总之.就是怪怪的.

他支吾几句.仍旧是沒有答应下來.

看了一眼时间.战行川还是打算先去公司.那边有事情还等着他去亲自处理.因为要來这里.他已经把会议给推迟了两个小时.现在不得不马上赶回去了.

虞幼薇明显有些不高兴.但是沒说什么.穿上衣服.送他离开.

看着战行川把车子开走了.她转身.回到房间里.从抽屉的角落里掏出一根烟.然后走到阳台上.点上烟.眯着眼.吞云吐雾起來.

自己是什么时候碰的烟和酒.虞幼薇已经不记得了.

不过.在战行川面前.她一直伪装得很好.永远都是不谙世事的模样儿.尽量符合他心目中的多年前的自己的样子.

真是蠢啊.男人就是好骗.

他也不想想.自己当年还沒有成年.沒有学历.沒有工作经验.拿着战家给的那些钱.结了医院的账单.又给虞思眉买了墓地之后.手里的钱就所剩无几了.她究竟是怎么度过那几年的.

难道他以为.自己真的是不食人间烟火吗.喝风吃气就能饱吗.

她不能生.固然有曾经被强

暴的原因.但更多的是.她曾经和上百个男人睡过觉.断断续续也做过三、四次流

产.而且患过妇科疾病.费了很大的劲才治好.

她买通刘雨哲.让他对这些三缄其口.只是一口咬定.她是因为小时候被强

暴才导致的子

宫受损.不付费看污软件片下载